12月6日
不過五天卻好像已經教了一學期。
本來打算上班坐公車,下班走回家,不過下了課已全身痠痛(習慣站著上課,甚至走來走去),到家還要爬五樓,算了吧。15塊買攤在椅子上的時間。腦袋空空,幾乎沒有太多時間探索周遭,除了第一天熱了媽媽煮的雞湯,再沒有時時間動力自己煮食。

整個班都是多明尼加人,他們常常不小心就忘情地用西班牙文開始聊起天,或是相互擁抱或撫摸對方大腿打氣(?);我寫黑板的時候,學生會直接走到我旁邊問問題;問題還沒說完大家就手舉得很高搶著回答,不然就是自己喊自己的名字然後不管三七二十一就開始回答,雖然發音很糟糕(第一期不是我教的......)也毫不畏懼;聽到我不喝咖啡不喝茶略有疑問,但是聽到我喝酒就全班熱烈地鼓掌叫好;第三天就問我要不要去逛美術館,但其實重點是看完要去喝酒。
視華二第一課教了十個小時才教完,因為他們總是有問不完的問題,一個問完換另一個人。一開始很緊張進度落後,但後來不知不覺被同化了,用很悠閒的節奏進行(但是他們還是嫌快......)

他們真的很熱情,每天我進教室就以高亢的情緒跟我打招呼,即使在走廊的對角也要大聲說好,埋頭思索問題的表情與動作也非常豐富。
但可能就是這樣,才更覺得疲憊不堪。要時時處於如此開心的狀態真是難為我了。

從德國、波蘭到多明尼加學生,我的教學情緒必須越來越歡樂。
這也是一種挑戰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leave29 的頭像
redleave29

城堡裡的小孩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