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下起雪了。

很綿密的雪。走在路上總覺得自己像站在綿綿冰盤中,頭頂上的雪花片片落下,毫無招架之力。

 

晚上又去聽了一場古典吉他的個人演奏會。久別的吉他聲果然還是令人感到特別舒服,音箱共鳴的聲音好像海浪,一波一波向自己襲來,整個人好像被包覆住似的。

 

只有聽現場音樂演奏時,才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從腦中清空,甚麼都不去想,就專注於當下的樂聲中。

所以看完表演總是覺得輕鬆無比,因為煩人的事暫時出清。當然曲終人散後還是要面對現實。(例如備課XD)

 

表演者的技巧非常高超,從頭到尾我都緊盯著他的雙手,真難想像人的手指會有這麼靈活的動作。

還有眉頭時而糾結時而放鬆的表情,看著吉他的樣子,好像在對它說話一樣。

 

聽完音樂會本想搭公車,但還有50分鐘車才會來。

 

不如散步回家吧!

 

途中還看到公車卡在雪地中動彈不得的樣子,雖然覺得好笑,但也有點擔心自己會不會有一天也是坐在車上受困的人。

 

然後玩了生平第一次的雪球。是別人捏的。(太冷了,戴著手套弄不出雪球,所以逼迫別人代勞)

下雪後大家都變成小孩子了。這次只是暖身。

 

因為有護師使者,所以走了我大概一個人不會走的路徑。

晚上十點,離開明斯特市中心就不那麼明亮了,多的是昏黃的燈柱,拉長著細小的冰柱直立路旁,照出微微的幽徑。

我們踏上雪地,隨意漫步。夜晚車少人少,我們和野兔子一樣,蹦蹦跳跳,過小橋時,還用雪球砸向河面。破冰之舉,實為不易。

 

一隻肉肉的米格魯從旁邊鑽出,不停向前奔去。然後遇見兩隻大貴賓狗,你聞我我聞你。

 

我們談到了大雪的歷史,70年代,雪深最高有七公尺,連汽車都看不見了。還得放塊標示牌,避免前來救災的坦克車壓壞。鄉下地區的農家多保有壁爐,即使沒電,也還能取暖。鄰里一起,大家窩在火爐前,也不算寂寞。

 

那現在的我們呢?若大雪肆虐,無電無水,何以維生?這個問題太可怕。也不太可能發生。

 

原來開了暖氣後房間總是20度上下。莫怪睡醒後窗戶總是起霧,還有串串水珠。裡外溫差太大。

 

到了目的地話題還未結束,就站在門口,雪地中,寒風裡,談著那些我們所不解欲尋求解答的事。

直到靴上的冰都融了,滲進裡層,襪子也濕了。小拇指刺痛的唉唉叫。

 

所以散會。

 

然後等待下一次的音樂會。

 

 

公園小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edleave29 的頭像
redleave29

城堡裡的小孩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