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的廣度有多少

至少我從這裡接觸到

不只一個的聯想



夏目漱石《三四郎》


《夢十夜》:「 『你能為我守候嗎?』女孩說。

我默默點頭。

女孩提高了原本安靜的音調:『請為我守候百年。』

她突如其來地,『百年,請在我的墓旁守候!我一定會回來。』

這樣說完後,她黑色眼眸深處,我鮮明的影像突然瓦解。

如同靜止的水突然蕩漾不停,崩潰了原有的倒影。

我正擔心她的淚水是否會溢出時,女孩閉上了眼睛,長長的睫毛間淌著淚滴慢慢垂落頰邊。

她靜靜去了。」





森鷗外《罪船》

志賀直哉《罪人范桑》

川端康成《雪國》

松尾芭蕉《俳句》

芥川龍之介《秋》、《海市蜃樓》

三島由紀夫《百萬元煎餅》、《蘭陵王》、《夜的準備》、《雨中噴泉》

谷崎潤一郎《浴池》

福永武彥《樹》:「以前我知道,你的畫和我的心是無法分割的,現在卻非如此。可能已失去了,但我想再尋回自我。

或許太遲也不一定,可是現在如果不做,可能一輩子都尋不回來。」









或許有看完的一天也不定

也或許我的記憶只能停留在破碎的片段

但當下它確實深深吸引了我



非常不同的筆調

細細編織









截選自《東京漂流物語》 李友中◎著 新新聞文化,1999









創作者介紹

城堡裡的小孩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