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階版(多了身軀)。有人說這是自信的表情,有人說生氣的樣子,有人說看起來很高傲。

從星期一就有人開始告訴我,"老師再過16週我們就要回去了,你會不會想我們?" 昨天則是在討論審美觀時,有人拿出自家哥哥,弟弟的照片,很熱情地向我推銷,直問帥不帥,喜不喜歡,可以馬上介紹。今天呢,有人一進教室就沮喪的臉,告訴 我,"老師,我們還有103天就要離開了,我們不在了你一定會很無聊,很寂寞。我們離開的時候你會不會哭?我現在就想哭了。你不要笑,到時候你一定也會 哭。"

真是令人又愛又恨。
 
相片:進階版(多了身軀)。有人說這是自信的表情,有人說生氣的樣子,有人說看起來很高傲。 從星期一就有人開始告訴我,"老師再過16週我們就要回去了,你會不會想我們?" 昨天則是在討論審美觀時,有人拿出自家哥哥,弟弟的照片,很熱情地向我推銷,直問帥不帥,喜不喜歡,可以馬上介紹。今天呢,有人一進教室就沮喪的臉,告訴我,"老師,我們還有103天就要離開了,我們不在了你一定會很無聊,很寂寞。我們離開的時候你會不會哭?我現在就想哭了。你不要笑,到時候你一定也會哭。" 真是令人又愛又恨。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抵是早有預感,那夜頭痛難耐,輾轉難眠。

聽到傳話便覺不妙,快步衝下樓,撥了手機,再跑到一樓的辦公室,才起了頭,便覺目濕,得到許可後,顧不得旁人異樣眼光再上樓,匆匆告訴教室內的學生必須停課,顫抖著手收拾桌上物品,他們也看出事態不簡單,但我無法明說。即便搭高鐵,從台北回去還是花了兩小時。不確定情況會惡化得多快,在路上腦子亂慌慌的,頻頻拭淚。

到的時候,我喊了一聲,他忽地睜開眼看了我,帶著氧氣罩什麼話也說不出來。那泛黃的眼著實讓我心頭一驚。算起來,那是最後一眼。下次再見,只是形式上的一口氣,我跟姐姐一人一邊替他穿鞋,然後坐上車,一路喊他回家。

至此,死亡成了事實。

本是忍著淚水的,可是那一次又一次的呼喊,逐漸變成哽咽,不喊不行,我們拭了淚繼續指引方向,就怕他迷了路。隱約,到家時,拔開呼吸器的那一刻,接送人員替他拭了眼角流出的淚,真的是他的淚嗎?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聽完同事的經歷,忽覺自己還好嫩。
但轉念一想,別人長我幾歲也是有道理的(自我感覺良好)。
久沒教零起點(其實也才一年半),仍有些緊張,不停地備課再確認。
(同事說久了就習慣這個"輪迴"了.......)

學生問我週末做了什麼,我回道一直備課,他們覺得要不得,甚至有人問我不「膩」嗎?(視華三第二課現學現賣)
我說不膩阿,這是我的工作。有人又再問,老師你喜歡備課嗎?
我說不喜歡,可是我喜歡教課。

讓我抱怨的是「早上八點」跟「到晚上八點」的課,而不是「教課」這件事。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北總是渴求陽光,但無論在何處,總渴求那股支持自己的力量。
從義務責任的角度轉換到愛,是我的朋友與我愛的人教會我這一點。
我不再是一個角色,我可以是我自己。多麼幸運,有你們一路陪伴。
相遇本身就是一種美麗。Cheer!

「儘管一路荒涼/還有妳在遠方/引領我的瘋狂
那驕傲的倔強/不願鬆綁
有多少困惑/伴隨著懦弱/一切訴說不盡的情緒遊走/要我越過
給我曾失去的感動/那遙遠的嘹亮/閉上眼的方向/讓我走過一路荒涼/到妳在的遠方/拾起散落的遺忘/曾經放開手的光芒」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只上七個小時。對,才上七個小時。下週起不是九個就是十個小時。從早上八點待到晚上八點或九點,以前讀書都沒這麼認真XD
腦力耗損所以吃了很多食物。當作一種考驗吧。

"There's a comfort
Comfort in things we believe
I live in danger
Wanting the things I can't see.

And I'm drifting out over deep ocean
And the tide won't take me back in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