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以後就會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我不願意將就。」

有些人的傷口是在時間中慢慢痊癒,有些人的傷口是在時間中慢慢潰爛。原來這些年,他痊癒的指是外表,有一種傷,它深入骨髓,在人看不見的地方肆虐。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的時候才能靜下心來到底要做些甚麼。

開學第一天,走進教室都是陌生的臉孔,有種空間扭曲的感覺。
到底在哪裡呢?

雖是已經修過再來旁聽一次也記了不少筆記,靈光乍現關於論文該怎麼進行。
似乎是得重頭來過,時間的短暫也令我心慌慌。
畢竟讓自己鬆散了好一段時間,瞬間拉緊發條,轉起來也搖搖晃晃地。

想來我也太懶散就這麼讓自己放縱了一個多月。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些事情已經過去,但還沒完全變成回憶,你就總以為還能對它做些甚麼,還該對它做些甚麼。想到也許應該打一通電話,發一則簡訊,或是坐下來寫一封信。可是再想一想,實際是甚麼也不能做的。該說的與該做的都已經錯過了時機。於是整件事在可以成為回憶前就只是懸著。甚至也還不能到對人說的時候,說出的話總是遺漏多於捕捉。這樣的事一下一下在心口上磨,直到,(也不知道被打磨了的是自己還是事情)有一天形狀漸漸清楚了。想起它的時候就只是想起,而不會想到還得做甚麼。於是它就不再那麼懸在心口上了。彷彿放棄的同時也被接納,那一瞬間,它被送進了回憶裡。
  德勒茲論普魯斯特的《追憶似水年華》,失去的不只是過去,也是浪費掉了的時間,無跡可循的時間。記憶中的事情,在某種意義而言,總是被耽誤了的,錯過了的。無論是自己放棄了改變事情,還是別的外力將它從你手中拿走。在你與事件之前不再存在著清晰的路徑,你不能站起來變去介入它、改變它。
  於是,只剩下追憶作為唯一的介入方式。去整理,探問,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頁56-57


  「人作為一種技藝,它的內涵是那樣深邃。即使天地逼仄,時不我予,最終,當你在記憶裡回望,去完整地認識一個人,猶如辨認一件瓷器在窯中經歷的種種。那過程並不全然令人欣喜,人世間的醜惡總是比美麗更多。但人的某些最美好的質地,竟然是在醜惡的環境中顯現,如同瓷器燒出罕見的釉色。
   時間是一巨大的窯爐,鍛燒著每個人經歷的種種,一些循環往復的主題。分離。想念。困頓。得意。遺忘。以及回憶。」頁60

  

 

資料來源:張惠菁(2005),你不相信的事。台北市:大塊文化。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不再是
我的,不再出現
只剩一個模糊的字
風,或者,煙
只剩想像

甚至沒有想像
我不知道你
出生地、血緣、行止
等等

時常一聲召喚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