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就下起雪了。

很綿密的雪。走在路上總覺得自己像站在綿綿冰盤中,頭頂上的雪花片片落下,毫無招架之力。

 

晚上又去聽了一場古典吉他的個人演奏會。久別的吉他聲果然還是令人感到特別舒服,音箱共鳴的聲音好像海浪,一波一波向自己襲來,整個人好像被包覆住似的。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