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Salas》互相愛著了  夏宇

 

  互相愛著了

  互相撕下肩膀上曬脫的那層皮

  這樣互相撕下皮

  找不找得到另一個人可以這樣

  互相撕下皮呢

  而不必說什麼我等你呢

  也不必去旅行訂不到房間那一套

  也不必讚嘆那些修復的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alas》給時間以時間(註一)      
                     
pour Yann Mcwilliams

  自從時間成了時間

  我們就得給時間以時間

  存在也就這樣存在了也不難

  就被當作存在般了解

  之後如果輪到動機讓我

  握住他的咽喉一槍打穿他

  我這一類的清醒

  在風琴中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然而他擺脫不掉過去人生中的種種,認識我之前一直侵蝕他身心的疲憊感,並沒有因為我的存在得以止息。他人格中明顯具有的陰暗面對我是一種魅力,但我並沒有辦法真正加以理解。我遇見他的時候,他心房裡面的燈火已經行將熄滅,而我卻像隻飛蛾一樣撲過去。雖然我撫慰了他,但同時也將白晝燦亮的殘像帶進他陰暗的世界,結果使得他的人生更形混亂。

  這也是為什麼每當他出現在我夢中時,總是設定為現在的我遇見過去的他。因為如果是現在的我,應該會陪他一起度過充滿喜悅的靜謐時光,而不是帶給他眩目的事物。或許一切都是徒勞,可是我依舊感到悔恨,好像再見他一面。這是我內心深處的願望。會不會我太高估自己的作用了?

  當我不小心聽到人家說『自殺者的靈魂無法前往天國,他們的時間將永遠中止在痛苦的那一刻』時,我幾乎發狂。在我跑出『那是騙人的』這個念頭之前,浮現腦海的,是他虛弱的笑容。隔絕了一切的笑容。」

  

 

「愛上一個人,然後分手、死別,時間一久,眼前的一切事物都變得沒什麼區別了。是好是壞,根本難以判斷其優劣。唯一令人害怕的,是不好的回憶逐漸增加。於是一逕想著,如果時間就此中止的話多好,夏天永遠不要過去的話多好。整個人變得很消極。」

 

*吉本芭娜娜(2002)。N‧P。台北:時報文化。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個人這麼說,掛上電話,聲音裡沒有一絲陰霾。在那一瞬間,我便成了一條被留在深夜角落的深海魚

 

有些事是無法單憑「愛」或「喜歡」就能度過的。然而,人們卻無法停下腳步,一直繼續前進。人們早就知道,等在鐵軌前方的,並不是一處叫做「幸福」的車站,但就是無法停下腳步。
這一定就是愛情吧?

 

我好想見他。
迫切地想見他,我無止盡地不斷祈禱。如果能再見那個人一面,我願意立刻放棄一個最在乎的東西。不,不只一個,要我全部放棄也可以。
我覺得我整個人好像被掏空了,心裡滿是焦急與不安。雖然焦急,卻也是一種極度純粹,如岩石般堅定的心情。

 

在我的記憶裡,那是一個超過了10000次,不,比那更多次、不斷不斷重疊的──我們之間唯一的吻。即使一再重複,即使變得殘破不堪,這份記憶也不會老舊磨損。每當我想起這一段記憶,心底就會湧出一股熱情的氣息。每當我感受到這份熱情,便能無條件地相信愛。

redleave29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